最新域名 www.sewo999.com 网址发布导航 www.2011ks.com

【亲与情】【作者:进击的番茄】【07章】已评分

加载中

是否首发:是

  2016/6/21发表于sis001

  07章

  母子的感情在这一夜里,慢慢的发酵,芮静作为母亲的尊严、含蓄,在儿子面前已经荡然无存,留下来的只有最原始的欲望。

  第二天早上,小柳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射到屋子里,床上已经没了母亲的影子,被单上留下了淡淡的体香,他离开父母的卧室,整个屋子静悄悄的,母亲应该是出去了。

  小柳回到自己的房间,昨晚那荒谬的一切历历在目,现在看到母亲没有在家里,让他松了一口气,现在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虽然昨晚也有一部分是母亲主动的配合。

  一直到了中午,芮静才回到家,还拿着一袋子的菜,原来她不过是出去买菜了,房间里,小柳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知道母亲回来后,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他没发觉到,母亲的一举一动已经牵动着他的心。

  都是一家人,无论是多么荒谬的事情,总有面对的时候,到了午饭时间,吃着饭的小柳一句话不说,有时用眼角偷瞄一下母亲,他发现母亲和他一样,也是埋着头吃饭,眉目间还带着一丝羞涩。

  这种沉默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而作为母亲,芮静还是先开了口:「儿子,妈等下看看你最近学习得怎么样,」然后只字不提昨晚的事情。她想着,先从查看儿子的学习情况开始,以此来打破现在的沉默气氛。

  小柳也很默契的点头答应了,无论大家发生过什么,她还是自己的母亲,大家还会在一起生活很长时间的,他并没过多的非分之想。

  午饭过后,小柳先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课本摆放好,等待着母亲的检阅,芮静把碗筷都收拾好,擦干净了手,也来到儿子的房间。

  只见小柳规规矩矩地坐着,乖巧地等着自己的母亲进来,他知道,既然到了现在,都没见母亲就昨晚的事情批评他,那么自己那过分亲密的动作也可以就此揭过吧。

  此时,小柳的课本已经摆放整齐,芮静随手拿出一本翻着,只面课本上面已经密密麻麻做了笔记,而课后练习也都完成,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虽然没有仔细检查上面写得对不对,起码这个学习态度是可以肯定的,儿子并没有因为其它事情而忽视了学习。

  本来她还打算严厉警告下儿子,让他把精力多放在学习上,现在看来是自己的多虑了,儿子做得比自己想象的好。

  小柳看见母亲认真地翻着课本,时而点头,时而微笑,他心里的石头可算是落下了,只要母亲满意,他做得再多也是值得的。

  「儿子,我知道你已经开始努力了,不过不要得意忘形,到时还要看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的,」儿子才刚开始转变学习态度,她可不想儿子骄傲自满了。

  「妈,我会继续努力下去的,」小柳认真地做着保证。

  刚刚一说到学习,她的职业病又犯了,才会一本正经地教育起儿子,现在听到儿子的保证,知道也不能太打击儿子的信心。

  「好了,儿子,不用这么严肃,我只是希望你能保持良好的学习态度而已,」芮静温和地看着表情如大人般严肃的儿子,脸上绽起了微笑。

  小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能让母亲满意,比起自己学习的辛苦重要多了,毕竟,他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捏在母亲手里,

  「不过……昨晚的事情……,」芮静突然话题一转。

  提到昨晚的事,她心中却还有着丝丝羞意,没想被儿子摸着胸部,竟然让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快感,

  「昨晚的事情就当是给你的奖励吧,我不会和你爸说的,如果你成绩下降,连之前的奖励也要收回,」昨晚摸也摸了,亲也亲了,她倒是看开了,而且也有着自己的主动在里面,不好全怪儿子。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她思想会比别的家长更开放,对于叛逆期的孩子,只有让他认同你,这样才能更好的沟通,才能更好纠正孩子的错误,而这次就当做是对儿子的特别教育吧。

  知道母亲并没有深究这件事情,小柳也是开心得一把扎进母亲的怀里撒娇,蹭得母亲咯咯直笑。

  「好痒啊,坏儿子,你在蹭哪里啊!」芮静娇笑着,她并不介意这样的身体接触,因为能让儿子这样撒娇,说明她作为母亲,得到了儿子的认同和喜爱。

  经过了昨晚的亲密,到现在坦然接受,做为第二个和她亲密接触过的男性,芮静心里反而对儿子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时候,小柳一直用脸蹭着母亲那双豪乳,「妈,现在我想洗个澡,全身感觉黏黏的不舒服,」这次是他主动提出了要求。

  芮静突然想到,昨晚儿子射得到处都是,那时只是帮他简单擦了一下,现在确实需要好好洗一次,所以也就同意儿子的要求。

  小柳显得非常热切,拿起了新衣物就往卫生间方向走,边走还边催促母亲快点。

  「急什么儿子,慢点又少不了你一块肉,我还要回房间换身衣服呢,」早上芮静外出买菜回来,还没来得及换下衣物,就开始做饭了,现在既然要帮儿子洗澡,肯定要换上比较宽松便于动作的衣服了。

  回到房间里,芮静打开衣柜开始翻找合适的衣物,小柳在卫生间等了一会不见母亲,也来到母亲的房间门前,芮静并没有把房门关上,家里又没有外人,对于儿子,她并没有任何的戒心。

  只见母亲的黑色职业窄裙已经褪下,领口处带着花边的白色衬衫完全解开,敞开的衣襟里,丰硕肥美的乳房被白色的蕾丝胸罩包裹着,高高挺起的美乳硬生生挤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沟,浑圆的翘臀上穿着半透明的蕾丝内裤,堪堪遮住那隐隐若现的神秘地带,略显丰满的腰身却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反而将她成熟的胴体彰显得淋漓尽致。

  小柳在门外看直了眼,不停地咽着口水,连空气里都散发着这种撩人的诱惑。

  芮静拿出了昨晚的肉色薄丝袜优雅地穿在美腿上,脚上换了一双带着绑带的性感细跟高跟凉鞋,现在的她只穿着胸罩和内裤,随意地在试衣镜前转了两圈,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身材高挑、袅娜娉婷,微笑中带着自信,到了她这个年纪,还保持着这种身材是特别难能可贵的。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咳嗽声,芮静转头看到儿子就站在门外面,不过她倒也没有多少介意,因为之前就没有把门关上,何况现在她又不是裸体,还穿着内衣裤的。

  小柳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看着自己母亲的身体,直看得他忘了咽口水而被呛到,现在被母亲发现后,他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慌乱,转身离开。

  在小柳转身的一瞬间,芮静注意儿子的裤裆鼓鼓的,显然小鸡鸡已经勃起来了。

  不一会,母亲已经换好了衣服来都卫生间,瞬间小柳的呼声急促起来,母亲那乌黑的长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美腿上套着薄薄肉色丝袜,而身上穿着的是昨晚那件黑色蕾丝吊带睡裙,因为是白天,光线充足,那薄如蚕丝般的睡裙特别通透诱人,可以清晰看到睡裙里若隐如现的透出母亲那雪白的肉体,可惜母亲身上还穿着胸罩和内裤,并不能使小柳看到母亲私密处。

  其实芮静倒也不是故意穿成这样的,这条睡裙只穿过一个晚上,没必要在换新衣物,而且等下帮儿子洗澡时,或多或少都会沾湿衣服,到时直接换洗出来就可以了。

  在这个卫生间里,小柳就像是在自己领地的国王一样,挺直身板,裤裆下高高鼓起,眼睛毫不忌讳地直勾勾看着性感的母亲。

  「妈,快点啊,等得我脚都发麻了,」站着的小柳催促着母亲。

  「急什么啊,脚麻不会自己搬凳子进来啊,既然你这么想站着,那就站着洗吧,」芮静不由分说地把儿子全身都脱了个精光,拿下花洒,芮静慢慢冲洗着儿子的全身。

  小柳就这样站着享受母亲的细心服务,母亲那白花花的肉色在他眼前晃动,好像触手可得。

  不过芮静显然没有理会儿子的感受,快速地清理一番后就准备停手了,昨天儿子已经射了两次了,就算是年轻人精力旺盛,她还是有些担心儿子的身体状况。

  小柳看到母亲并没有关注他已经胀大的鸡鸡,有些不满意的撒娇道:「妈,我下面还没洗干净呢,帮我多擦一下啊。」

  「小坏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昨天你都来了两次,今天不能在弄了。」

  听到母亲这样说,小柳可不敢违背母亲,现在他们母子的关系正在上升阶段,他可不想惹母亲生气,不过刚刚升起的欲火又让他不想放弃。

  这时母亲转过身去拿挂起来的干毛巾,小柳恶作剧般用手轻轻撩起母亲的裙摆,在那硕大的肉丝美臀上捏了一下,母亲的臀部丰腴而充满肉感,虽然肥大却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

  「别闹,」感到自己敏感的臀部被儿子捏了一下,芮静娇躯轻颤,笑着拍开了儿子的手。

  「妈,你的臀部怎么又圆又大啊,」小柳装着天真的问道。

  「不要问这么羞人的问题,那个是天生的啦,」母亲的臀部确实比起一般的女人还要大一圈,加上苗条的腰部,那体型就像个葫芦一般。

  小柳可不想这么简单就放过母亲,期待地说道:「妈,今天不用你帮我搓下面了,不过我想摸一下你的乳房。」

  「真拿你没办法,可以给你摸一下,不过我是不会帮你弄下面的,」芮静想了想,答应道,既然昨晚已经被摸过了一次,那么现在的第二次也就这样顺理成章。

  见到母亲答应后,小柳一只湿哒哒的手抓上了母亲的睡裙,托住那柔软的乳房,那并不比丝袜厚多少的黑丝睡裙被水一沾湿,显得更加通透,从胸罩里露出来的一半乳肉就如山间的泉水般清澈见底。

  可能是隔着乳罩抚摸不舒服,小柳指着母亲丰满的胸部说道:「妈,我想看看你的乳房,昨晚光线太暗了,都没能细看。」「坏儿子,要求真多啊,」反正昨晚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现在儿子要看,就让他看个够吧。

  这样想着的芮静就把黑丝睡裙褪下,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乳罩,一对饱满肥挺的大白乳房,像是挣脱了束缚般跃然跳出,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现在的芮静上半身全裸,白皙性感的玉腿上穿着肉色的薄丝袜,一双嫩滑的小脚穿着有细带绑着的高跟凉鞋,透过肉色丝袜,脚面上的皮肤光华细腻,性感诱人,而因为刚才儿子的抚摸,小巧的乳头高高地站立挺起,美丽而又红润的乳晕衬托着葡萄般的乳头,让人垂涎欲滴。

  看呆了的小柳忍不住赞叹道:「妈,你的乳房好漂亮啊,又大又白。」芮静听到儿子的赞扬,用她修长的手指捏住乳头,揉着自己富有弹性的乳房,叹声说道:「虽然以前没这么大,不过在没生你之前,这里还是粉红粉红的,还不是因为哺乳期被你们父子俩吸得多的缘故,现在都变成褐色了。」「妈,你刚刚好像说到爸还和我抢过奶喝?」小柳好奇地追问道。

  「是啊,有什么奇怪,当时妈的奶水比较多,喂饱你后,剩下那些都便宜你爸了,」芮静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不信,当时我一定没有喝饱,是爸抢着喝的,现在要补偿给我,」小柳故作委屈,耍无赖的说道。

  虽然知道儿子是在调皮,不过这也让芮静想起儿子小时候吸奶那可爱的模样,圆滚滚的身子,肉嘟嘟的小嘴,还没睁开眼就贪婪地吸着她的乳汁,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是当时那初为人母的经历还印在心头,无法忘怀。

  想着往事的芮静满脸的慈爱,托起自己那丰满浑圆的乳房,轻轻垫着,那乳房跟着如波浪般上下起伏。

  小柳被母亲那摇晃的乳肉吸引得目不转睛,颤抖着伸出手,温柔地在上面搓揉起来。

  芮静轻轻地搂过儿子的头,母爱泛滥的托起一只肥美的乳房,把已经挺直的乳头送到儿子嘴边,娇声说道:「来,乖儿子,张开嘴巴,妈这就补偿你。」小柳兴奋得张大嘴巴,把母亲挺立的乳头连同乳晕满口含住,用力吸吮起来,芮静娇躯轻轻颤抖,脸色红润,眉目含情,闭着眼睛,享受着儿子这份温柔的吸吮。

  「妈,爸以前是不是也这样吸你的乳房,」小柳吐出口中的乳头,动情的看着母亲问道。

  「你那个坏老爸动作比你粗鲁多了,有时还被他抓得通红的,」芮静娇美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爱恋,媚眼如丝的对儿子说道。

  这时候不在需要什么言语,面对如此性感妩媚的母亲,小柳再次将嘴唇贴在肥美的乳房上,狂野地亲吻舔弄、吮吸舔咬,不知怎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诱惑着他:父亲做得到,我也做得到。

  芮静舒爽惬意地眉目紧闭,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娇美的俏脸粉嫩绯红,娇艳无比,白嫩的双臂不自觉地挽过儿子的脖子,口中低声呢喃道:「儿子……」小柳仿佛听见了母亲的呼唤,一只手摸上了母亲的后背,轻轻地滑动起来,洁白的背部温软而平滑,渐渐的,他的手往下移动到臀部,隔着肉色丝袜和内裤,把这种滑动变成抚摸。

  芮静喘息渐重,身体忍不住扭动起来,突然她感到穿着的肉色丝袜被拉下了一点,而内裤被儿子挑开,一只手掌伸进内裤里,在她柔软光滑的股沟和肥臀上轻抚揉捏。

  她的娇躯本能地轻轻挣扎抗拒,还没来得及阻止儿子右手的动作,就被儿子有规律地用牙齿撕咬吮吸着敏感的乳头,挑逗得她浑身无力,娇喘连连,就连说话的力气几乎也没有了。

  小柳搂紧母亲的臀部,手指不停在深邃的股沟上刮弄着,嘴上叼着雪白美乳,吸得吱吱作响,整个乳头部位都被他的口水沾湿,映射出淫秽的高光。

  此时被儿子这样肆无忌惮地玩弄身体敏感部位,芮静踩着性感高跟凉鞋的丝袜美腿已经酥软无力,双手紧紧搭在了儿子的肩膀上,整个娇躯微微弯曲,大腿紧紧并拢,小腿八字型的撇开,穿着蕾丝内裤的肥臀向后高高翘起,那吊钟般的肥大乳房在空气中摇曳晃动。

  很快,芮静就俏脸绯红,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淫荡的呻吟声,终于她再也无法忍受那绝妙的快感,浑身颤粟,美臀不停的前后扭动,不知道是想迎合还是想摆脱儿子的动作。

  「不行了……儿子,你放过妈妈吧!」隐藏在她丰腴动人的胴体里的春情爱意被勾了起来,她整个身子都酥软地倚靠着儿子,下面已经湿润无比,泥泞不堪。

  最后在儿子肆意妄为地挑逗下,芮静身子一阵抽搐,攀上了快感的巅峰,下体滚滚春水喷涌而出,她感到全身力气仿佛被抽空,整个人瘫坐在卫生间的地板上。

  「妈,刚刚是不是很舒服啊,」小柳搂过母亲那成熟丰韵的娇躯,在她耳边轻轻问道。

  顿时芮静羞红了脸,再次被儿子弄得攀上高峰,她低垂臻首,看着不知道是被地板趟湿还是淫水沾湿的丝袜内裤,娇嗔道:「坏儿子,就知道挑逗妈妈,以后再也不帮你洗澡了。」

  「妈,自从你第一次帮我射精,带给我快感后,我就想着,我是不是也能像爸爸一样带给你快乐。」

  「小小年纪的,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能好好学习就是对妈妈最好的回报,」芮静用手轻抚儿子的发丝,害羞地说道。

  「妈,你还没回答我,刚刚是不是有快感呢,」小柳穷追不舍的问道。

  「坏儿子,有什么好问的,妈也是个女人啊,当然会有快感的了,」好像儿子不满足好奇心就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她索性就回答出来了。

  得到满意的答案后,小柳也不在刺激母亲了,虽然下面胀得厉害,不过既然答应了母亲,他也只能遵守约定,就在他还想和母亲多温存一会时,却被母亲赶出了卫生间。

  午后的太阳十分猛烈,就算是在屋子里也能嗅到空气那一丝丝灼热,芮静脱下了湿哒哒的丝袜内裤,裤裆那部位明显是被爱液湿透的,卫生间只剩她一个人,她微微张开大腿,伸出手指轻轻撩拨下体,清洗着上面的粘液。

  她感到最近的她身体好像变得十分敏感,被儿子这样随意挑逗就高潮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丈夫做得少的缘故,其实也不是说丈夫不行了,只是可能他们隔的时间比较长,而她现在这个年龄性欲又比较强,总让她有些意犹未尽,虽然她很想和丈夫来多几次,但每次看到丈夫射精后疲惫的表情,她只能忍了下来。

  现在被儿子说起要带给她快乐,她心里竟然没有任何反感和恼羞,可能她觉得,她不可能会和儿子发生真正性爱的,儿子只是摸摸她的乳房和臀部而已,算不上什么大事,而她又能从中感到快感,何乐而不为呢。

  有时候欲望就这样带着它特有的惯性,一步一步引诱着人们的思维,让人慢慢沉迷而不自知。

  【完】

  字节12482[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6-21 22:2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