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 www.sewo999.com 网址发布导航 www.2011ks.com

變亂 (1-4)

加载中

「出去了要好好做人,做事要理智不要那麽冲动。」高警官说道。

  我点点头也不说话,拿起行李往大门外走去。嘭的一声,高墙的大门有关上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墙外的空气就是清新的多。我自由了,准确的说因为表现良好,我提前一个月释放了。虽然只是一个月,但是号子里的日子一刻不想呆了。

  很快到了离开一年多的家里,门没关开了一条缝。我按住激动的心情推开门,家里的摆设还是我离家的样子,看到这熟悉的一切我感到很温馨。客厅里没人,厨房里传来炒菜声和低声说话的声音。我走到厨房门口,她们也看见了,满脸惊异的表情。

  「哈哈,是不是很意外」。我哈哈大笑。

  母亲和妻子迟疑了一下,很快尖叫欢呼起来。我张开双手,妻子轻快的扑进我的怀里。母亲对着电话说了句,「嗯,今天别来了。好,拜拜。」挂了电话,轻笑着在远处看着我。

  我抱着妻子在客厅里钻了两圈才放下,闻着女人身上久违的体香,不由的紧了紧胳膊。

  「老公,我们到沙发上做吧,路上累不累。」

  「老公,你受苦了,看你都瘦了不少。」

  我看着妻子喋喋不休的说着,静静的听着她清脆的声音,很悦耳很动听。虽然因为她坐了一年多的牢,但不不後悔,因为保护自己的女人是一个男人的义务。

  一年多前,我去妻子公司接她。看见一个小白脸不住的纠缠筱雨,我远远的看见筱雨皱着眉头躲着他,他还不依不饶的还伸出手拉住我妻子。

  我冲上去给这小白脸一顿狠揍,这孙子虽然长的高高大大的,只是空心的草包。我知道没有下死手,但这孙子还是断了三根肋骨。就算他不是草包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从小跟着爷爷习武,之後又当了几年特种兵,空手对付几个人不在话下。

  对方家里有点来头,而且又是我先动的手还伤了人。所以告我蓄意伤害,还好找了以前的老领导,被判了一年半。虽然代价很大,但我不後悔,自己女人都保不住算什麽男人。但牢狱生活,也让我买了个乖,下次做事情要讲究方式,起码别在大众广庭之下,搞的那麽多的目击证人。

  「哎呀,看我光跟你说话,我去给你倒杯茶。」妻子起身往厨房走去。

  我依着沙发上,目光跟随着妻子挺翘浑圆的屁股移动,禁慾了这麽久老二不争气的挺立起来。看着天色还早,压抑着情绪。

  妻子今天穿着超短的白色的小T恤,纯白的颜色有些透明,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肌肤。长度只及肋部,露出平坦的小腹和可爱的肚脐。胸前的双峰挺翘把衣服撑起来,哇,里面也没有穿胸罩,两个小豆豆都能看见。下面穿了一件牛仔短裤,似乎号码有些小了。勒的紧紧,把臀部的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还看不见内裤的痕迹。

  咦,保守的母亲怎麽也不说妻子了。母亲穿了一件及臀的碎花连衣短裙,下面是黑色的丝袜。哇,老妈也穿的很新潮了。

  厨房里妻子和母亲低声说着话,妻子还不时的拉着母亲的手撒着娇,母亲刮了一下妻子的脸好像在羞她。我不由好奇起来,什麽时候婆媳两个的关系那麽好了。之前她们两个的关系不至於吵架,但还是不时跟我说说一些小话,两人的相处更像对待客人一般。现在这个情况,甚至超过了母女,像亲切的姐妹一样。

  虽然对於她们之间的良好关系我是喜闻乐见的,但也不免有些好奇。不由的竖起耳朵偷听起她们说话来,只是她们说话的声音太小了,只能算是嘀咕。隐隐约约听得些只言片语。「……打过电话了……」「你讨厌」「筱雨,你说谁讨厌啊。」我大声问道。

  妻子发现我听见她说话,好像被吓了一跳。看着我笑眯眯的看着她,她拍着胸口说道,「我说你讨厌,还偷听我们讲话」。

  「是啊,我们女人的话题,你瞎关心什麽呀」母亲也说道。

  我看见她们统一战线,我赶紧投降岔开话题:「中午我们吃什麽呀」「饿不着你」两个女人一起说道,说完咯咯咯笑了起来。

  晚上,好不容易到了九点。我拉了拉正在看肥皂剧的妻子,妻子茫然的看着我。突然明白了我的意思,脸蛋飘着一丝红霞。回头看了看母亲,母亲说道:

  「今天特别困,我早点休息了。」说完施施然的回房去了。

  我一把抱起妻子,在妻子的惊呼声中往卧室走去。一脚带起房门,把妻子摔倒床上去,急吼吼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别那麽猴急嘛。」妻子娇声道。

  「我他妈的能不急嘛,憋了我多长时间了。」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嘿嘿,叫你下次还那麽冲动了不。」

  我也不理她,扑了上去吻住她的小嘴,一手在她胸前抚摸着。嘴里不停的追逐着小香舌,手里的乳头不经几下拨弄就挺立起来。筱雨也热情的回应着我,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我撩起短短的T恤,埋头在雪白的奶子上吸吮起来。手也不停的把玩另一只玉乳,乳房在我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在揉捏中也把我憋屈一年多的慾火展现出来,突然想起她不戴胸罩的事情。

  「你怎麽也不戴胸罩,妈也不说你」。

  「夏天热嘛,妈跟我的关系可好了,你不理解女人夏天最讨厌这玩意了。」我伸手往下探去,解开短裤的纽扣一把就牛仔裤拔了下来,远远的扔到一边去。里面豁然是一件小巧的蕾丝丁字裤,狭窄的布条夹着缝隙里面,难怪看不见内裤的痕迹。

  「以前不是不肯穿这丁字裤的吗?」

  「以前穿不舒服嘛,穿多了就习惯了,而且也好配衣服,穿紧身的看不见痕迹啊。」

  我重重的对着她挺翘的屁股一拍,「骚b,老子不在家穿给谁看啊。」妻子不依道,「哪有穿给别人看,在外我都是穿套装的。」我褪开那没巴掌大的丁字裤,伸手到两腿间一摸,水淋淋的。手指一捅就滑进了逼里,筱雨一阵闷哼。我大拇指摩挲着阴蒂,中指不住的在阴道里搅动着。

  伴随着我的动作,淫水不住的流淌下来。

  忽然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抬头望妻子双腿间一看,光溜溜的。我操,毛没了。我心中一阵慌乱,这是什麽情况。

  「你逼毛怎麽没了。」我沉声问她。

  「什……什麽啊,剃了呗。」

  「没事干嘛剃毛?」

  「啊,恩,妈妈说,女人刮去体毛不容易得妇科病。」「就这个」

  「嗯」

  脑海里莫名的浮现母亲那包裹着黑色丝袜的腿,还有那不住搧动的短裙,时隐时现的神秘地带,是不是也是……我甩了甩头,不敢再想像下去。

  我倚着床靠躺了下去,把妻子搂着怀里。我的胳膊紧了紧,妻子明白我的意思。伸出小巧的香舌舔弄起我的乳头起来,不时的吸吮、舔弄,用牙轻轻的扯咬。

  我半眯着眼睛体味着女人的服务,舒爽的感觉冲击着神经。

  我的手抚摸着妻子的头发,轻轻的推着她的头往下摁去,妻子白了我一眼。

  舌头在身上打着滚,慢慢的往下滑落。鸡巴上感到一阵湿滑,舌头在上面扫过,慢慢的又转移到卵袋上,轻轻的点着。

  突然嘴唇包住一个睾丸轻柔的吸,舌头不住的在阴囊上面扫动,这个突然袭击让我的鸡巴跳了跳,筱雨埋头在我胯下,专心的伺候着两个蛋蛋。看着胯下女人的专心致志,作为一个男人的征服快感油然而生。

  妻子慢慢移上来一口把鸡巴裹住,舌头环绕这冠状沟舔着,不时舌尖还滑过马眼。好久没有享受到妻子的口交服务,不过似乎以前她没有这麽良好的口技。

  难道这个东西也讲究顿悟吗,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沉沦在这慾望中。

  原本轻抚在她头上的双手,青筋凸现的揪着妻子的头发,我的呼吸也粗喘急促起来。妻子反而加快吞吐的频率,快速的吮吸,小手不住的摩挲着卵袋。

  「啊」

  妻子的小嘴紧紧的裹住,脑袋深埋在我的胯间,不动的迎接着我的发射。看我似乎像拔出了的动作,双臂死死的箍住的大腿不让我动弹。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妻子把精液咽了下去,最後还用舌头舔了舔嘴角。

  「你怎麽全咽了下去。」

  「怎麽你不喜欢吗?」

  「喜欢,可是……」

  「以前那是以前,我是看你太辛苦了,犒劳你的哎!」我很感动的想把妻子拥在怀中,她反而轻轻的打开我的手。「你的任务还没完成呢」说完狡黠的对着我眨了眨眼睛,挑弄了一下我那半死不活的话儿,埋头有抚弄上去。

  妻子娴熟的挑弄了几下,鸡巴慢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也不管上面还残留的液体,张开小嘴含着,翻着妩媚的眼睛看着我。见我盯着她看,却没有羞涩的意思,勇敢的和我对视,见到这与以往不同的风情,鸡巴把妻子的小嘴撑的满满的。

  我低吼一声,把妻子翻转过来。提枪对着娇艳的花蕊,一下子就捅了进去。

  淫水很多,妻子没有什麽不适只是轻声的哼了一声。

  二、

  人人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我一直认为这是无稽之谈,现在我也是这样认为。

  我和筱雨之间的爱情,就像季节的转变,春天发芽秋天结果一切是那麽的顺其自然。在上军校前认识她,那时候她还一个充满书卷气的女学生,当我这个学校霸王突然出现她面前的时候,她那因惊恐而发白的俏脸彷佛像上膛的子弹一样射进我的胸膛。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非她不娶了,於是斗殴的时候都找不到我了,成天拖着狐朋狗友出主意,在一个个狗头军师七拼八凑的馊主意中百折不饶。也让我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收获,校长对於我浪子回头金不换大肆赞扬,拿掉了档案里的所有处分不算,评语写的是花团锦簇。

  远离了打架斗殴,远离了激情四射的小太妹,开始了我的纯情初恋。是初恋,虽然早已经不是处男了,但是在筱雨身上第一次感到初恋心灵的悸动。晚上辗转难眠,白天瞌睡连天。时刻关注着她的一颦一笑,偶尔一次微微的皱了眉头,我都心焦不已。不知道自己哪里唐突了佳人。

  难得拿起笔的我破天荒的写起了情书,可恨文学细胞太少咬烂了笔头也写不满半张纸。把班上的才子强掳来,威逼加利诱,不写挨打写了帮他揍欺负他的小瘪三。才子勉为其难的捉刀了一篇,华丽辞藻锦绣文章看的我牙齿都酸倒了。只好布置手下小弟每人一星期一篇,高考时兄弟伙语文成绩大幅提高这却是始料不及的。

  在我像火一样猛烈的追求中,在隔绝了其他众多追求者的骚扰。筱雨渐渐的敞开了冷漠的篱笆,打开了心灵的堤防。在小河边,树林里她那肆意挥洒的笑声像银铃一般清脆,让知道冰山美人也有调皮的小动作,狡黠的恶作剧。我荡漾在这爱河里,幸福却不敢亵玩。

  不知过了多久之後,我胆颤心惊的颤巍巍的抓住她的小手,触电般酥麻传遍全身,脚步也有轻浮凌乱。看着她霞飞满面的娇羞,我鼓起勇气紧紧握住她的小手一直没有放开。

  从第一次牵手到第一次接吻,都充满了激荡笨拙和手足无措,一切都像一个初哥一样朝圣般的按照最传统的方式完成一步步程序。

  之後她也报考了和我一个城市的大学,称呼也从热恋中的傻帽变成了婚後的老公,虽然还时不时的怀恋她那娇柔的脆脆的一声傻帽。但是她撒娇的说,「我就要叫老公,因为老公是我一个人的」

  我又怎麽忍心拒绝呢。

  婚姻中我们相互依恋,她也像小女孩一样撒娇耍小脾气,我却喜欢她那娇憨的样子。这也是以前她们婆媳面和心不合的原因,母亲总说我太骄纵她了,我对此我都是抱以傻笑,母亲说儿大不由娘,我加倍的拍马屁奉承她。就像是幸福的烦恼一样,我总是两面逢源大做两面派。

  不知道不善於处理人际关系的我,为什麽能调解的那麽好。我在狱中才知道,因为她们爱我对於我拙劣的表演也乐在其中。现在她们两热络的像嫡亲姐妹一样,也许是因为我在狱中两人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积攒的感情吧。对此我还有什麽所求呢,只愿我以後别那麽冲动,遇事情多想想讲究些方式,才能长久拥有这些天伦之乐吧。

  在狱中无时不思恋她们,母亲的关爱妻子的温柔。而昨天妻子热情似火的温柔也说明了问题,她也是无时不刻的思恋我吧。以前我们之间的亲热,虽然也是灵与肉的交融,但总是缺乏一丝冲动一切都像按照步骤来一样。拥吻、解衣,简单的前奏,还有妻子刻意压抑的呻吟声。

  我稍微提点过分的要求,就被妻子羞着说不要脸皮。虽说很喜欢妻子这淑女般的表现,但脑海里浮现过往太妹狂野的身姿的时候,总会贪心不足的想到如果妻子圣洁的脸庞配上狂野淫靡的动作,那是怎样一般的感觉。

  经我再三要求小话说尽,那些非常规的动作妻子也只是浅嚐辄止。偶尔看见我落寞的样子时,妻子皱着眉头笨拙的摆弄的我的阴茎,嫣红的小嘴犹犹豫豫的在旁边摇摆。看我愁眉苦脸的样子,又飞快的用香舌在龟头上扫动一下。

  最後勉为其难的含在嘴里,看到我被她牙齿刮的龇牙咧嘴。生气的吐出来,对着我的肚子一拍,说:「我说我弄不来的,不要了。」我只好又抱着她千哄万哄的,继续这艰难的旅程。

  新的生命的开始,又有了新的际遇。和睦的婆媳关系虽然有些诡异,只是她们能真心相互关爱,我还有什麽其他要求呢。而妻子在床上的风情,也像窖藏的老酒热烈而甘醇,让我体味从没有是经历。

  皎洁端庄的面容,大汗淋漓的肌肤,晶莹四溅的爱液,畅快娇呼的呻吟。像一个堕落凡间的天使,运动过度红霞满面的娇容,闭上的美眸和微微颤抖的睫毛。

  圣洁与淫慾矫揉参杂,如同天使和魔鬼的结合让我欲罢不能。

  我像第一次品嚐到性事的少年,怎麽做也不会够。那天晚上我一连要了四次,想把内心的激情一次性的释放。看着妻子疲倦的身体,虽然她仍然倔强的要满足禁慾太久的我。

  那一刻,我知道她对我的爱是浓烈的,对我是敞开心怀愿意付出一切的。而我又怎麽忍心自私自利呢,在我半强迫的行动中,我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甜蜜的睡去。

  接下来的几天,我也不忙着找事做,准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规划好以後的人生。以前的工作因为入狱被开除了,不过暂时还不替金钱烦恼。我有一张私房钱的卡,那是我当兵那几年执行任务的特殊津贴,查了一下还剩下十多万元。这样我也放下心来,大男人跟女人要钱还是做不出来,虽然是一家人也许是大男子主义的自尊心作祟吧。

  妻子是大公司的白领,朝九晚五的按部就班的上班。我注意了一下,每天出去都一些暗色系的ol套装,扮相显得有些成熟。只有每天回来时候,才会穿的很时尚很清凉像个小妖精一样。

  妻子还是没有什麽变化,在外人面前永远还是那个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

  对此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这麽完美的典雅端庄的女人只有我能看见她淫靡的一面,真的好幸福。

  母亲在商业区有一个服装门面,平时偶尔去去一切有店长打理。高中时候父亲因为包二奶离婚,老男人遇到第二春感情冲动的让人诧异,扬言什麽都可以不要只要能离婚和那娇滴滴的小蜜一起厮守就可以。

  本来不愿离婚的母亲心也冷了,想不到二十年的感情在青春激情面前不堪一击。於是两人不吵不闹的到了民政局协议离婚,最後还是分割了财产,具体怎麽分我不太清楚,不过还算是友好分手。

  受此重创母亲悲伤沉沦了一段时间,大约有一个月时间天天在家就着熟菜喝酒,活脱脱的一个老酒鬼的样子。当时我只顾着在外面厮混,见家里冷锅冷灶就更晚回来了。

  在她最困难的时期我也没想起关心和安慰她,对此我一直心存愧疚。还好一个月後,母亲缓过来了。不在喝酒了,经常约小区里面的那些妇女打牌,从不打牌的母亲爱上麻将後,似乎真的把父亲抛在脑後了。

  本来我是想父亲一时冲动,不久之後还是会明白发妻的好。但事情的发展并不随着人的主观意愿,父亲老树开花喜得千金一切没得回头了。女人离不开男人正如男人离不开女人一样,初尝到爱情滋味的我也明白母亲还是需要一个人来关爱的。但让我主动跟她提这个事情,我是永远开不了这个口的。

  虽然明白这些,但想到一个陌生人来到家里我的心就会揪起来了搅得疼,何谈我自己主动提及呢。还好,母亲似乎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也许她对男人失去信心了吧。只是打打麻将後来开了个服装店,主要的还是打打麻将,也不注意仪表本来成熟艳丽的一个妇女,头发只是随便的一紮,衣服也是顺手往身上一套更别提化妆什麽的了。

  这一切的结果,母亲从一个典雅知性的漂亮女性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

  麻将的手艺也成了小区里赫赫有名的雀圣。如今母亲又注重起穿着打扮了,相宜的淡妆粉饰贴身新潮的服装,四十多岁的母亲年轻了十岁。眼角些许的鱼尾纹也暗淡了,面部呈现健康的红润。就算母亲年轻时候,穿着也是中规中矩的,稍微有些暴露的衣服都不会穿。

  而从我回来,短短几天各种服装让我眼花缭乱的出现在我面前。婆媳两人琳琅满目的各色丝袜,黑色的、紫色的、白色的,渔网的、薄丝的、花纹的,碎花短裙,牛仔短裤,及胸的小吊带她们两个像斗艳的小姐妹一样。

  女为悦己者容,妻子有我,而母亲呢。对於这一切,我知道是有因有果的。

  母亲拥有积极的心态,恢复了澎湃的气息我是欣慰的。只是心里却不住有莫名的心痛,我知道这是无解的,这些怎麽说得清和从何说起。

  回来也有几天了,只是没有听母亲说起。妻子和母亲现在的亲密关系也许也是知道的,只是也没有和我说起。难道是我多疑了吗?看来是应该直接问问她,不是干涉只是热恋中的女人是盲目的,我不想她受到伤害,她们两个谁都一样我愿意用生命呵护。

  三、

  今天是回来的第四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外面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窗户洒满了整个卧室。人真的是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就有变懒惰的迹象。这已经连续睡了好几天的懒觉了,恩,还好,今天提前一个小时起床。

  没办法这几天天天晚上聊天到好久,朋友们很关心这一年多时间到底去了哪里。对於不知道真相的朋友,我都说到西北包工程了。惹来一阵阵责怪,说西部难道是上个世纪吗。听了这些话语,心里有些暖洋洋的。

  妻子已经上班去了,家里也没有别的声响,母亲也许也出去了吧。洗漱完毕,把电脑打开,准备到厨房里找点东西垫垫肚子。经过母亲房间时,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在打电话,房门关着我不由停住了脚步鬼使神差的想听个究竟。

  并不是我有什麽猥琐的想法,因为在我记忆里面母亲的电话从来不避讳我,更不用说关起房门打电话。声音不大,似乎有些刻意的压抑住音量,贴着房门听还能听个大概。

  「不是早跟你说了,我儿子回来了。」语气里还有些撒娇的意味,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

  「是啊,我要陪陪他嘛,在里面肯定受苦了。」「讨厌,坏蛋你瞎说。」紧接着是她一阵咯咯咯的小说,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麽让她发笑不依。

  应该是那个男人的电话,看来我没有猜错。从说话的语气看,他们的关系应该比较亲密了,只是为什麽不和我说呢?怕我反对吗。

  「想了,恩……」

  「我看下午去找你。」

  「那好吧。」

  ……

  我没有再听下去,从母亲对那个男人言听计从的样子。我已经肯定了内心的猜测,心里有些五味杂陈。虽然有些别扭,但是长辈也有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

  对这个事情我不应该反对,那样就太自私了。

  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什麽样子,我想应该是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很大的可能是一个知识分子仪表堂堂又有些读书人的焉坏把母亲哄得开开心心。这样也好,拥有一定的生活品味,也能够平和的待人接物。

  母亲的这段夕阳恋情算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不然重复上一次婚姻的悲剧我是不会同意的。找个机会不突兀和母亲提出来,让她正大光明的相处,让她知道她儿子是支持她追求幸福的。

  在厨房里下了一碗面条,差不多要吃完的时候。母亲的房门打开了,只见母亲上身穿着一件棕色针织提花背心裙,针脚织的很大能看见里面淡色的无肩裹胸。

  领口开得很低,胸部上半部的浑圆都显露出来,陪着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下面穿的是及臀的碎花百褶小短裙,隐约看见里面的蕾丝内裤。黑色的丝袜一直包裹到大腿,脚上蹬着一双超高超细的高跟鞋。

  看我已经起来,母亲的表情有些吃惊。我没有说话,我被母亲的这副打扮惊得说不出话来,虽说这几天面对格式的打扮已经有些免疫力,只是面对这麽惹火和富有冲击力的着装,一副青春靓丽的小少妇的模样实在是让我说不出话来。母亲也没有说话的意思,我们就这样对视了约莫有半分钟。

  「今天怎麽这麽早就起来了。」

  「嗯,这几天睡饱了。」

  「也是,你也出去玩玩,不要只是闷在家里。」「妈,今天你真漂亮。」

  「都老太婆了,还跟妈开心。」

  「本来就是啊,别人肯定以为你只有三十岁」。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妈跟你说话听见没有,别老是闷在家里,出去散散心。」「我只想呆在家里,陪着你们,这麽长时间太想你们了。」「哎,傻孩子,多大人了。我出去一下,中饭你自己解决,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妈……」

  「嗯,怎麽了?」

  「没什麽,没什麽。」

  「好,那我走了。」

  ……

  嘭,大门关了起来。我全身失去力气的瘫坐在椅子上,刚才想和母亲说,你去勇敢的寻找自己的幸福吧,儿子支持你。但看见她的打扮和兴致冲冲的神情,不知道为什麽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心中突然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埋头去想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知道自己沉思了多久,手机的铃声把我惊醒。一看是以前的发小王飞打来的电话,中学的时候一直作为我的首席狗头军师,我们的很多作战计划都是他策划的。这小子满肚子坏水,一番眼就是一个绝顶阴坏的主意。可惜这小子胆小,怕见血一见血就晕。虽然这方面有点怂,但瑕不掩瑜也是手下的一大骨干。

  「亮哥,刚知道你出来。本来昨天就想去看看你了,只是怕伯母不高兴。」「没事,我也是刚出来。那天有空就直接过来。」母亲对我中学时期的那一帮朋友,一直都很有意见,认为他们都是不着调的混混。她老人家也不想想她儿子才是混混头子。

  「嗯,好的,我把手头的事情理一下就去找你。亮哥,兄弟伙想死你了。等下我要好好的找几个妞,让亮哥你爽爽。」

  「滚你的,哥哥我不瞎玩好久了。哈哈」我又说了一句,「哥哥我也想兄弟们。」

  电话放下就没有歇的机会,朋友都从各个方面知道我回来的消息,一个个都打来电话问候。特别是虎子也打电话来,提出我回来了要跟我後面混。虎子当时是我身边最铁的哥们,不止一次的替我挡我刀。只是现在一切打算还没有头绪,也不能满口答应他。比较现在不是年少无知的时候了,大家都有家庭要养。

  听我提到家庭,虎子这个八尺的大汉在电话里呜呜的哭了起来。他这几年也过的很不顺,我去当兵上军校的时候虎子一家子到南方去做生意。一开始还好,钱没少挣,房子车子老婆孩子接连这都有了。

  天有不测风云,虎子老爹被台湾佬骗了,公司跨了父亲一病不起花光了家里最後的积蓄。他父亲死後,虎子自己实在没有他爹的本事,越混越落魄。为了老婆孩子,一咬牙给一个老板做打手也算是重操旧业。

  这也就算了,除了人危险了点,危险能有矿工危险吗?一切都平平淡淡的过着日子,没想到他发现他老婆有些不对劲,找私家侦探查了一下,他老婆果真出墙了。

  我一听他妈的,又是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我问他怎麽处理的,要不要哥哥过去帮忙。

  他呜呜咽咽的说,算了为了孩子。

  我听的很火大,跟他说虎子你现在怎麽这麽怂了。

  他有支支吾吾,我直接打断他,叫他抽个时间过来说个清楚,好再做打算。

  接了这个电话之後,这一天的心情都没好起来。我先是老婆被调戏,愤而出手被锒铛入狱。虎子这更过分,直接被带了绿帽子还不敢报复,这他妈的还是男人吗。就算有难言之隐,就放过这些人渣和淫妇逍遥自在吗。

  中午气愤的饭也没吃,胡乱的在家里混乱塞了点东西。

  虎子提到的私家侦探不断是在我脑海里盘旋,现在这个社会世风日下肯定很有市场。年轻的时候我自己也不是乱玩女人吗,男人很多时候管不自己下半身。

  我也是直到寻找到自己真爱才不乱玩,这个项目很有搞头,而且很对我的专业,侦查反侦察对付普通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闷着房间里,计划搞这个的事情,需要哪些设备都列了个单子。当搞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健身器材那运动一下,听见门响了只见母亲风风火火直奔自己房间的浴室。

  哗啦啦的淋浴声传来,听见这个声音我内心本能传来一阵厌恶。肯定是和那个男人发生关系了,我不愿意去想是天气炎热的原因。今天听了虎子的遭遇之後,没来由对於这些地下的恋情有些厌恶。为什麽不能把关系确定下来再做这些事情呢,为什麽不能让儿女知道呢,难道有什麽见不得人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依靠在床上让自己放松下来。我猛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怎麽会都往恶意的方面去想,对方还是自己的母亲。是那一丝怀疑和愤怒冲昏了头脑,要冷静要冷静。

  许久之後,听见母亲房间里门响的声音,紧接着听见母亲呼唤我的名字。我鬼使神差的没有答应,躺在床上假寐。我微微睁开一点,看见母亲裹住浴巾站住我房门口。看见我睡着的样子,她深深的松了口气,似乎放松了下来往自己卧室走去。

  我不愿意去想她深叹一口气的原因,继续依靠在床上。不一会而母亲房间里又传来打电话的声音,房门没关声音不算小,我竖起耳朵听个究竟。

  四、

  「你真讨厌,今天非要在那个地方。好几次有人来,我都吓死了。」「在房间里不好吗,老公,哥哥,爸爸。」

  「嗯,好多,都开流了出来。」

  「嘻嘻,你真恶心……」

  听着母亲像小女孩般撒娇的声音,对我如同雷劈一般,如同地狱里传来的声音。浑身的毛孔都炸开来了,母亲说的那几句话语在我脑海里盘旋,後面的话,再也听不进去。

  「怎麽可能,怎麽可能。」我喃喃的说。

  不论什麽样的情形下,我都不敢想像我心目中神圣的母亲的口中会吐出那麽下流的词汇,而且说的那麽顺畅,语气中的娇羞更像是情人间的调笑,是的,他们是情人关系。只是,不能想像一个圣洁的形象在我脑海里倒塌。

  那个房间里的声音还在继续,偶尔还夹杂似有似无的呻吟声。我已经不能分辨了,血液充斥满了我的大脑,却伴随着缺氧般的窒息感。

  「这个真不叫,太恶心了。」

  「不行,我说不出口。」

  「以前不在家里,现在他在说了有负罪感。」

  「是睡着了呀,万一醒了怎麽办啊」

  「是很刺激,老公还不要了。」

  「嗯,湿了」

  「真要叫啊」母亲似乎有些踌躇。

  「好儿子,儿子快来操妈妈」

  「我只要你这个好儿子」

  「嗯,已经在摸下面了」

  「嗯,永远不够,只要想到你,我就湿了」

  「伸进去了……啊」

  我不能再听下去了,因为我已经可耻的硬了。在过往的岁月里,一直接受着传统伦理教育的我,本质上是一个传统的人。母慈子爱、兄友弟恭、夫妻相敬如宾这样的状态才是正常的生活,以往听见新闻里国外发生的乱伦的新闻我都是嗤之以鼻,这与禽兽何异。

  但只是几句话的事情,我珍爱的对象破碎了,坚持的精神世界崩塌了。毁灭永远比建设容易,那个儿时对我嘘寒问暖,在我做错斥责教育,在我收到伤害时痛哭流泪的形象刹那间模糊了。

  我自己感觉到原本紧密的血肉相连的联系,彷佛有了天壑般的距离。不紧紧是因为她厚颜无耻的淫词浪语,我怪我自己我原来也是那麽的不堪一击,我应该只有愤怒和不耻,但现在我却也有了慾望,是愤怒与慾望和自责交杂在一起。呵呵,我也不是什麽坚持本心坚强无比的人。在这间接的慾望刺激中似乎都有些沉沦了,还有什麽话语能对别人讲呢。

  天已经擦黑了,那个房间了也没有了声响静悄悄的。我有些茫然的坐了起来,突然感觉到胯下有些湿凉的感觉,我颓然的叹了口气。正当我不知道做什麽的时候,突然门响了紧接着就是一阵风风火火妻子的大叫声。

  「热死了,热死了,赶紧洗个澡」。

  看见我坐在床上,气喘吁吁的老婆对我摆了摆手进了浴室,嘭的一声接着又是保险的声音,浴室里窸窸窣窣传来流水的声音。还在沉思的我对这些也不理会。

  晚饭的时候气氛稍微有些沉闷,也许是我的错觉吧。好几次我偷偷的窥视,也没有从母亲脸上看出什麽端倪。饭桌上又提起工作的事情,「小亮,下面准备做什麽工作呢。」

  「是啊,老公想做什麽呢。」老婆道。

  「没想好呢。」我不动声色的说。

  「要不出去旅游散散心,怎麽样。」母亲道。

  「和谁去啊。」我故意说道。

  「我走不开,我公司还有个案子呢,最近要加班。」我看向老妈,「和我老太婆去有什麽意思啊,我琢磨着是不是把店面扩大。」什麽意思,嫌弃我在家碍事,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一想马上打消了这个猜测,母亲有了相好大概是还没心理准备和我说吧。怎麽可能婆媳两个……我不禁暗骂自己无耻,怎麽会心理变的黑暗了起来。

  吃完晚饭婆媳两个又一起钻到客厅里看肥皂剧,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还不住的打闹。对此我也没心思参与,一个人在房间里上网心里想着心思,明天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妻子回来睡觉了,我转过头看到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被扯的拉下了一点。这婆媳两还真能折腾,白嫩的胸脯若隐若现,嘴角还挂着一缕发丝。我内心的慾望澎湃出来,要把今天所受到的刺激全部发泄出来。

  我把她拦腰抱起,一脚就把门踢关起来。把妻子压倒床上,粗鲁的掀起小吊带。双手在白嫩的乳房上搓揉,牙齿不轻不重的咬着红艳艳的乳头。妻子也惊异中缓了过来,双臂舒服的张开,小嘴里慢慢的哼出呻吟声。

  我的手不住的在美妙的胴体上游走,不时吻着脖子,耳坠,脸蛋。当我的嘴再次游走到翘挺的胸脯时,突然发现胸脯上有一块好大的淤青。

  「你奶子上怎麽青了,怎麽搞的。」

  「啊……干嘛说的那麽粗鲁,我不小心撞的,疼死了老公。」「哦」

  「别说了,来吧」说完主动岔开大腿,脚丫在我腰上轻轻一勾。

  听见妻子的召唤,也不管什麽前戏不前戏了。肉棒对准洞口滑了进去,一杆到底没有遇到什麽阻隔。小穴里面水淋淋的,抽插中不断带出淫水挥洒在床单上。

  我有些诧异妻子的湿润,脱口而出:「骚逼,今天怎麽这麽湿了。」说完我就有点後悔了,妻子不喜欢我说粗话。

  「骚逼想老公了,快干我。」

  一向端庄文雅的妻子摆脱了面具,在床上表现的特别狂野。我头脑一热,继续用言语辱骂妻子。

  「小婊子,说为什麽逼里有这麽多的淫水。是不是在浴室里自己扣了。」「没有扣,小婊子只是自己清洗了一下。」

  我把筱雨修长的腿抗在肩膀上,一下接着一下狠狠的夯下去,每一次都深深的捅到底。妻子也随着我的动作展开和皱起眉头,痛苦和快乐的表情杂糅在一起。

  「老公干我最狠了,都要干到心口了。」筱雨大叫着。

  「骚货你还给被干啊」

  「没有呢,老公没你同意,小婊子不敢呢。」

  「老公,抬起来点,我要看你的鸡鸡在我逼里进出的样子」我依言抬起些身子,筱雨痴迷的看着我们交合的地方,伸手轻轻的爱抚着接触处,继而把纤细的中指伸进了自己的小穴里。拇指揉搓自己的阴蒂。因为筱雨的一根指头的加入,小穴更加紧凑了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如同千万张小嘴的吸吮着。

  ……

  第二天,我买好一些必须的工具回到家里。母亲卧房有些动静,我慢慢的放轻脚步走过去。房门微微开了一条缝,从外面看正好可以看见床上的情形。

  母亲躺在床上接着电话,上身绣花的短袖解开了,凌乱的遮住半个乳房。另外一个白嫩乳房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暗红色的乳头翘挺着。两条匀称的大腿被黑色的裤袜包裹,再也没有穿其他的衣物,都散乱的随手扔在床上和地上。

  母亲纤细的玉手在自己胯间摩挲,我定睛一看裤袜的挡部被手用蛮力撕破了一个大洞,露出诱人的阴部来。她的胯间也是像妻子一样寸草不生,光溜溜的一片。这就是我母亲的逼,我忍不住用粗俗的语言来形容。

  这时候我内心的伦理被冲击的一乾二净,目不转睛的盯着母亲那生我养我的地方。电话就放在母亲耳边,她侧着头压着电话。一只手在自己上半身游走,一会儿摸着自己的乳房,一会儿摸着自己的小腹,一会儿又放在唇边轻咬着。

  还有一只手从没有离开自己的小穴,母亲跟着奸夫电话,自己再扣着自己的逼。

  我忍不住的把手伸进裤子,握住自己的鸡巴慢慢的套弄,眼神继续尾随着房间里的春色。我知道我不应该站在这里,更加不应该看着母亲的娇躯自读。虽然原本端庄文雅的母亲娇躯横陈,她的纤美的手指头也在寸草不生的沟壑间抽插搓揉。嘴里还在奸夫的引导下,说出些越来越淫荡的话语。

  那些出格的话语,我没从没有想过的,也从来不敢想像能从母亲的嘴里说出。

  但在此时,这些夹杂着呻吟声的话语却让我脚下生了根,怎麽也不愿离去。

  「啊,我要儿子的大鸡吧……」母亲的翘臀的床上不住的扭动,胯部不时的往上抬,似乎迎接着大鸡吧似的。

  「啊,是啊,好爽」

  「你也来,一起来」

  「一起和儿子来干我……哦……啊」母亲高潮到来了,也不压抑声音放肆的呻吟着,浑身的皮肤都泛起了红潮。

  我伸进内裤里的手,也用力的加快节奏。鼻腔里喘着粗气,心脏不争气的轰鸣,一阵阵酥麻的感觉透过神经传来。大脑因为供血不足有些眩晕,身子乏力的依靠在墙上。

  慢慢的我从这强力而持久的快感中恢复过来,一看母亲高潮後慵懒的仰躺在床上似睡未睡的样子,也不知她是否听见门外的动静,轻轻的提着脚步离去。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6-06-10 19:42重新编辑 ]